国字号周中迎东亚杯收官战:男足找差距 女足找状态

原标题:国字号周中迎东亚杯收官战:男足找差距 女足找状态

东亚杯激战正酣。出战男足比赛的国足选拔队两轮赛后1平1负;而出战女足比赛的中国女足1胜1平,保有争冠希望。当然,这两支队伍出征这届东亚杯都没有成绩任务,都是为了实战练兵。但从前两轮比赛看,中国女足是通过比赛找状态,国足选拔队则是通过与亚洲强队交手找差距。男足

年轻球员尽力了

当中国足协决定让以U23球员为班底的国足选拔队出征成年国家队级别的东亚杯起,这支队伍的前景就不被看好,面对亚洲两强韩国队和日本队,多数球迷的看法是“少输当赢”。

首轮面对韩国队,中国队全场被动,射门1比23,有效射门1比12,控球率只有24%,还有一记乌龙球。0比3输给韩国队并不让人意外,但难看的场面和让人尴尬的技术统计是舆论讨论的焦点。对阵日本队赛前一天,国足名宿范志毅在社交媒体上发长文力挺这支青年军:“年轻的队伍和一支成熟队伍的差距不是用数据衡量的,可能下一场输球比第一场会更差,或者也会提升,数据不是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更多的是如何做好我们自己。”

昨晚,交手首发11人全部轮换的日本队,中国队踢得依旧很拼很积极,向前进攻倾向远比上一场要强烈,全场34%的控球率也比上一场有所提升。虽然中国队整场比赛仅有2次射门,而日本队有18次,但中国队在防守端表现非常顽强,最终0比0逼平对手。

东亚杯开赛前,中国队中只有4名球员拥有国际A级赛事出场记录。年龄、身价、实力、阅历、能力、经验都差一大截的中国队尽力了,年轻球员不知疲倦地奔跑、拼劲十足,但从比赛内容看,差距也是全方位的。可以说两场比赛下来,主要考验的是中国队在防守端的能力,而得到最多锻炼也屡献神扑的是来自广州城的门将韩佳奇。

下一场要全力争胜

差距,并非一定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才能看见,整个12强赛都是丈量国足与亚洲诸强之间差距的比赛。

东亚杯首轮赛后,人民日报体育评论:“以国家选拔队出战东亚杯,足协本意是通过高水平的比赛让U23加速成长,毕竟,这些不算年轻的球员承载着中国队未来五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比赛任务,但只靠牺牲国家队成绩的‘揠苗助长’显然无法弥合已经存在的巨大差距。”

这不是中国足球首次经历“以小打大”。这两年出于无奈,中超派出青年军出战亚冠联赛(山东泰山在本赛季首场亚冠小组赛中出场球员平均年龄仅19岁),数次经历大比分失利。

虽然这次东亚杯,年轻的中国队没有受到首轮完败的影响,在次轮比赛中有所进步,但“以小打大”的做法,到底是锻炼价值大还是留下心理阴影的概率大,是不该回避的问题。

在东亚杯首轮赛后中国队官方发布的视频里,扬科维奇在更衣室里更像一位“心理按摩”大师。他先是给顶进乌龙球的队长朱辰杰一记“摸头杀”以示安慰,又对全队喊话:“小伙子们,我们赛前说上场就要‘战斗’,我们做到了。当然,技战术方面我们还要改善提高,这样的比赛会让我们积累宝贵的经验。三天后就是下一场比赛,我们还要保持一样的‘战斗’的态度,别低头,抬起头来,我们还要继续前进。”

逼平日本队后,他应该不必为给队员们“减压”费尽心思了。但接下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要把在与日本队比赛中暴露出的问题及时纠正,而除了立足防守,球队还得想办法在进攻上有所突破。7月27日国足小将们将对阵中国香港队,这是一场要力争胜利的比赛。

女足

找状态、练新人

中国女足自亚洲杯夺冠后五个月没参加过正式比赛,此次出征东亚杯,从主教练水庆霞到队员们,说得最多的三个字就是“找状态”。

首战,张琳艳、汪琳琳、万佳瑶三位00后球员首发出战,而替补席上坐着的反而是球迷们更熟悉的那些队员:王霜、吴海燕、唐佳丽、肖裕仪、娄佳惠、李佳悦、张睿等。凭借张琳艳的破门和对方的乌龙球,中国女足2比0中国台北女足取得开门红。赛后点评比赛时水庆霞言简意赅:“首先最重要的是取得了比赛的胜利,也是希望通过比赛,让有些队员慢慢调整状态。”

次轮对阵实力明显更强的韩国女足,张琳艳、汪琳琳依旧首发,一众“老面孔”继续在替补席待命。在上半场落后一球的不利局面下,水庆霞果断做出调整,先让老将张睿和在亚洲杯决赛中上演绝杀的肖裕仪在下半场替补登场,在第60到70分钟这个区间,又接连换上王牌王霜和唐佳丽。这是亚洲杯期间受伤的王霜时隔近半年首次在正式比赛中亮相。她登场后很快就改变了局势,角球助攻汪琳琳建功。

两轮1胜1平后,中国女足保留了争冠希望。自2005年东亚杯开始有女足比赛后,中国女足此前七次参赛从未获得过冠军。7月26日,中国女足将迎来东道主日本女足,就像水庆霞说的这“依旧会是一场艰苦的比赛”,但如果获胜,中国女足即可首次夺得东亚杯冠军。

暴露问题也收获亮点

客观说,前两场中国女足踢得并不算理想,暴露出传接球失误率过高、状态慢热、进攻乏力等诸多问题。但收获的亮点也是明显的。一是阵中的00后小将已堪当大任,惊艳亚洲杯的张琳艳在进攻线上继续展现出过人的球感和人球结合的天赋,前国青女足队长汪琳琳则在后防线表现得沉稳可靠,已稳步成长为中国女足新一代的后防中坚。此外,在被动逆境中能顶住压力扳平甚至逆转取胜已成“水家军”的一种气质。

与韩国队赛后,有记者就“逆转”话题提问水庆霞,她回答:“每个球队都会碰到这样或那样的不利因素,但足球比赛就是这样,千变万化。从自己来讲,就是永不放弃。比赛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做好充分准备。至于结果,顺其自然即可。”

几乎已鲜有人提及整整一年前,同样是在日本,中国女足经历的那场“噩梦“:东京奥运会小组赛首轮0比5不敌巴西队遭遇“开门黑”;次轮交手赞比亚队,从3比1领先到4比4被逼平,痛失梦幻好局出线机会渺茫;小组赛最后一轮2比8惨败给荷兰队,不但创造了中国女足在单场奥运会比赛丢球数新高,还创造了球队征战奥运会25年以来的最差战绩。

东京奥运会后,中国女足教练班子调整,去年11月,在经历“女足选帅程序风波”后,水庆霞众望所归正式执掌中国女足。今年初时隔16年重夺亚洲杯冠军,只是新女足的一个开端。她们的目标是明年的世界杯、本土亚运会和只有两个出线名额的巴黎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短短一年时间,“铿锵玫瑰”远未完成复兴,但已走出低谷,走在有序、稳定、扎实的路上,这与找到合适的教练、遵循足球规律、不瞎折腾不无关系。

专题撰文:南都记者 陶新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